當前位置:降龍之劍遊戲專區 >> 小編推薦 >> 正文
降龍超感人遊戲英雄傳,不比WOW小說差喔!
發佈時間:2011年11月25日 10:48:31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8847    進入討論區

魔界入侵

出場人物:先皇姬封,辛秋水(沒錯,就是皇城辛瞎子),九千歲(0.0 那個野外BOSS??)

  人界自从诞生之日起,仿佛就注定了是一个悲剧且多灾多难之地。短暂的寂静与和平,能使人界的众生暂时忘却千百年来所发生的战火狼烟,但却改变不了悲惨轮回的事实,这一次次的灾难,彷佛早已经被刻在了天之南处的轮回石之上。人界的子民为生计忙碌,而担负起人界安危的修真界却时刻准备着迎接人界一次次到来的灾难,他们也只能做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这个多灾之地,但他们也清楚,每一次人界大难的来临,说不定就是一个世界末日……

  这次的大灾难,还要从人界的统治者皇族内部的矛盾说起。皇族是当年三界形成时,伏羲钦点的姬姓一族来统治人界的家族。千百年来由于有神界的庇护和支持,皇族一直维持着对人界的统治。

  先皇姬封五十七岁那年,喜得贵子,这对一个即将步入古稀之年的老人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喜的不仅是一直无儿无女的他竟然能在暮年添丁,同时也预示着皇位也终于能有了继承人。但在喜的同时,却也伴随着忧虑,而忧虑的根源在于皇后此次所生的并非一子,而是一对双胞胎……

  如果在寻常百姓之家,这也许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生在一个帝王之家,确是天大的悲哀……因为象征着权力的皇位,只能有一个人来继承。

  姬封于是请来了有人界第一神算之称的辛秋水来为两位皇子算命。辛秋水在看了两位皇子的生辰八卦和面相之后,告诉姬封,两位皇子皆是“九五之尊,帝王之相”,这让姬封大为震惊,如果真入辛秋水所言,那十几年后,当朝将会出现两位皇帝,但皇位却只有一个,这也就预示着围绕着皇位的争夺,可能会发生一场大的变动甚至战乱。

  姬封在权衡了好久之后,决定只能留下一个皇子,于是便选择了其中的一个皇子交给了身边的宫人(太监),让他偷偷的将皇子杀死,以绝后患。

  作为一刚刚产下两子,沉浸在喜悦中的皇后,没有先帝那样敏锐和复杂的政治嗅觉,作为一个女人,她所想到的幸福莫过于相夫教子,给两位皇子以最大限度的母爱,将两位皇子抚养成人。但在这一夜,她却收到了身边宫女偷偷送来的一个噩耗—皇帝下旨将其中的一个皇子秘密处死。

  皇后收到这个噩耗后,来不及多想他的丈夫如此做的原因。因为她的丈夫不同于一般女人的丈夫,而是一个掌握着人界至高无上权力的皇帝。常年身居皇宫之中,让这位女人也锻炼出了遇事冷静和果断的气魄,她来不及多想,便找人将那位抱走皇子的宫人截了下来,许以重金贿赂了这位宫人,保全了尚在襁褓中的皇子的姓名,又连夜在皇城中找到了一个出生便死去了的婴儿交给了这位宫人,让他带去向皇上复命……

  在实施完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后,皇后托人将小皇子送走了,至于送到了哪里,她自己也不清楚,因为她清楚如果她知道皇子的下落,那么也就预示着这个小皇子将来会有生命危险,至于将来这位皇子会什么样,是死是活,全凭他个人的造化了……

  那位宫人,因为帮助皇后保全了皇子的性命而深得皇后的感激。先帝驾崩后,在皇后的支持与照顾下,他一步步的得以高升,最终成为手握兵权、权倾朝野的宠臣人称“九千岁”

  而那位曾经替两位皇子算过命的亲秋水,因为得知自己的一卦,成为了人界灾难的始作俑者,于是便自废了双眼……从前那个风流倜傥的神算子亲秋水在人界消失,而皇城中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一个双目失明、专靠给人算卦为生的乞丐辛瞎子……

  在这个换子风波过后,人界平静了十多年,当年的小皇子长大成人。于是皇后决定为其举行一个盛大的加冕仪式,向天下宣告自己垂帘听政的日子结束,还政于皇上。就在这个万民欢庆的日子,西南却爆发一场规模很大的叛乱,一个自称自己才是真正皇位继承人的人—姬彻,带领大军攻城略地,所向披靡……而早已外强中干的皇族统治,也因为这次叛乱而变得摇摇欲坠,一时间各地的纷纷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叛乱,叛军如滚雪球般的壮大,皇族的统治岌岌可危……

  手握兵权的朝廷两个权臣同时也是政敌的九千岁和蜀王,暂时搁置了个人的恩怨,纷纷率领手下的部队在殇丘和风螺道抵抗叛军,虽然暂时阻止了叛军的兵锋,但两人清楚,叛军攻破他们的防线,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在此时,身居后宫的皇太后的心情却是矛盾的,一方面她得知自己的另一个儿子还活在世上而感到欣慰,但另一方面,先皇当年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两个亲兄弟之间的骨肉相残,更是她所不想看到的……她此时开始怀疑自己当时的决定是否正确,甚至开始后悔和自责,因为当年的妇人之仁,而给天下带来如此大乱……

  叛军不久便攻破了蜀王和九千岁所布置的防线,兵锋直至皇城。此时的姬彻,全身已经是热血沸腾,他积攒在心中多年的怨恨、父亲的残忍、母亲的抛弃通通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

  皇帝派人求助于修真界的三大门派,希望他们能帮助皇族平息这场叛乱,于是三大修真门派纷纷派遣弟子下山助战,却无意中发现,这场叛乱,竟然有魔教的人在背后指使……

  叛军将皇城围的水泄不通,而站在城头的皇帝,和城外的姬彻四目相望,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孔,心情是别样的,皇帝不急人间难道真的有另一个他。而姬彻,却愤怒的望着城墙上的皇帝“为什么当年要选我?凭什么你就能做这个皇帝!?”。时间,未必需要诺言证明它的存在,沧海依然变幻桑田,红颜终会憔悴成白发,心碎,怨恨!又能如何?每个人,都有其可悲之处,每个人,都被命运的心链所牵绊。

  叛军吹响了了攻城的号角,随后大军涌向皇城,疯狂的进攻。而城头上的守军和人界弟子的联军,则拼死守城,战事一时间焦灼。但最终叛军还是攻陷了皇城,人界弟子想要护送皇帝离开,却被皇帝拒绝,他誓与皇城共存亡……

  就在皇城被攻破之时,叛军的队伍中,有一小队人马并不热衷在皇城的烧杀抢掠。而是目的明确直奔深宫的一个角落里,他们来到了一间外面结满了蜘蛛网,看似好久都没人打扫过的房子前,在杀了常年负责守护这间房子的人界弟子后,打开了房门,从房间中取出了一面镜子……

  他们拿到镜子后,立刻马不停蹄出城,向一个方向赶去,而负责守护这面镜子的人界弟子中,有一个人并没有死去,他在这群人走后,飞鸽传书给了三大修真门派的掌门,三大掌门接到信后,表情凝重,深感事情的严重性,就连三十年不出关一步的蜀山掌门也破例出关下山,这让所有的修真弟子都遇到了人界即将有一场大的灾难。

  经过人界弟子的侦查,发现那对盗取宝镜的人是魔教的弟子,于是魔教的一场大的阴谋也被彻底的揭开。原来当年那个被送走的小皇子姬封,被魔教的人寻到了下落,后来被魔教的收养,并且一直告诉他,他是被他的父母抛弃,培养他对皇族的仇恨,后来在魔教的支持下,长大成人的姬封,建立了一直叛军,意在讨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而魔教的人在这一切的背后,却静静的等待机会,他们在等待皇城被攻破之时,潜进皇宫。盗取人界宝物盘龙之镜,以便打开人界与魔界的通道,将他们的主子—魔界的大军引进人界……

  姬彻俘虏了皇帝和皇太后,当看着跪在他面前的自己的兄弟和母亲,他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他让人将皇帝和太后带了一个房间内,自己进去后,随手也关了门,门外的人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了一些争吵,随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打斗,最后皇太后和皇帝走出了房间而姬彻则躺在了血泊中。随后皇太后宣布姬彻自感罪孽深重,饮恨自刎,手下叛军全部归降与朝廷。至此这场叛乱,最终却以闹剧般的形式被平息,但民间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说死去的其实并不是姬彻,而是当今的皇上……

  蜀山弟子探查到那一队盗取盘龙之镜的人,正赶往丰都鬼城,收到消息后,三大门派掌门人带领麾下弟子迅速的赶到了去往丰都鬼城必经之路鬼域。恰好遇见了等候在那里的魔教教主与麾下的三十六名护法,于是正邪两派在这里爆发了一场大战,这也是修真界历史上首次三大门派掌门联手对付魔教的人……最终魔教的败退,但三大门派也元气大伤,更重要的是三门门派的弟子并没有发现盘龙之镜的下落。随后他们得知,原来魔教教主带领护法在此,就是为了故意拖住他们,而盘龙之镜早已经被另一批人秘密的带到了丰都鬼城,并成功的开启了魔界与人界之间的大门,魔界大军成功的入侵了人界……至此,人界的命运变得扑朔迷离,人界的三大修真门派的掌门甚至绝望的认为,人界的末日就要到来……

  也就在这一年,在降龙大陆东面的一个渔村里,一位姓刘的普通渔民在出海打鱼时,捡到了一个婴儿……对于膝下无子的他来说,这无疑算是一个喜讯,于是这个渔民便将婴儿带回了家……

最神秘的掌門人

出場人物:蜀山掌門公孫寒(又是親手殺光自己一族的男人...)

  蜀山崑崙本是一家,追根逐源,就要從蜀山的誕生說起。蜀山傳說為盤古之心,當年盤古開天地時,血肉化成了泥土山川大地河流,而心卻漂浮在了空中,化成當今的蜀山,因為蜀山是聖地,也是神秘之地,自古不乏修真之人登蜀山修煉,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蜀山十二劍盟……當時的蜀山還只是一個鬆散的組織,並不像現在一樣是一個門派,而且修煉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梁武帝時期,收到魔教的蠱惑,魔教教主被梁武帝封為國師,魔教勢力大增,於是便進攻蜀山,想要一舉除掉修真界。雖然最終以蜀山慘勝而告終,但蜀山各個修真勢力元氣大傷,於是各家決定聯合起來,成立一個統一的修真門派蜀山,並且拋棄了原有的以精神修煉為主、輔以煉丹服餌、辟榖食氣的修煉方式,轉而追求御劍御氣,對力量和法術的追求,甚至為了消滅敵人而開始修煉一部分曾經被修真界唾棄而禁止修煉的古老密咒……這一決定也導致了蜀山歷史上的分裂,一部分堅持以精神修煉為主、堅持煉丹服餌、辟榖食氣的修真人紛紛離開了蜀山,來到了人界的另一座聖山崑崙繼續修行,繼而形成了今後的崑崙一派……

  蜀山至此堅持自己的修煉方法,並且逐漸的轉變成了對力量的狂熱追求,為了追求修煉的力量,寧可在修煉方式上鋌而走險,諸如印魔界人的鮮血來提高自己力量的恐怖修煉方式層出不窮,繼而遭到人界其他修煉人士的唾棄,而逐漸的與其它修真門派漸行漸遠,日見神秘……

  當今的蜀山掌門公孫寒可謂是最神秘的修真掌門,因為他已經閉關修煉三十年由於,乃至有些蜀山弟子自從加入蜀山這個門派後,就從沒見過掌門的樣子,而平時都是由公孫寒的妹妹公孫夢來主持蜀山大局,公孫寒偶爾也會操縱自己的幻影出來傳達自己的某些決定,但就是這樣的日子也是不多……

  而至於公孫寒的身世,也很少被人提及,只有一些念過半百的老前輩們偶爾能說出大概。傳說公孫一家世代為蜀山弟子,後族長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竟然試圖帶領公孫一家投奔魔教,公孫寒知道這件事情後,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將一家一百三十七口全部殺死,唯獨留下一個弟弟……那一年,他十七歲……

  隨後兄弟二人在蜀山刻苦修煉,在同輩弟子中很快脫穎而出,並且紛紛為蜀山立下大功,最終兩人都有機會來競爭蜀山掌門一職……

  此刻親情並沒有使得兄弟放棄對掌門一職的爭奪,最終哥哥公孫寒成功的繼任了掌門一職而弟弟卻因此性情大變,走火入魔,遁入了魔界……


造化弄人,此情可待

出場人物:月隱堂堂主唐震,昆侖靈法洞主唐綿棉,昆侖聖女單雪怡(現昆侖掌門),仙道堂堂主皇甫承禎

  世間總有癡情女子,把愛人所說的話句句銘心。世間總有癡情男兒,放不下大志亦忘不了愛人。

  幾十年前,人界曾經發生過一場滅門的慘案,這段慘案,還要從當年江湖上的一個大門派四川唐門的內亂說起……這段慘案還牽扯到了當今修真界的兩大人物,蜀山月隱堂堂主唐震和崑崙仙靈洞洞主唐綿棉……

  唐門是人界第一擅長使用暗器和暗殺的門派,江湖人見唐門弟子,都要躲避三分。後來唐震的父親繼承了唐門第三十八代掌門人,而他的弟弟,也就是唐震的堂叔卻也窺探掌門這個位置,於是聯合魔教的人,將唐震一家滅門,危難之際,唐震的父親派人將唐震送到蜀山避難,而將他的妹妹唐綿棉送到了崑崙避難。

  從小背負的血海深仇,外加天資聰慧,唐震年紀輕輕便在同輩的蜀山弟子中脫穎而出,後唐震結合唐門的暗器和暗殺的秘法,創出了蜀山修真的一個新的流派—月隱流,後月隱成為蜀山的新的一個分堂,而唐震在十八歲那邊,便成為了月隱堂的堂主,也是修真界歷史上最年輕的堂主。

  因為妹妹的原因,唐震在二十歲那年,遇到了崑崙弟子單雪怡。她從小和唐震的妹妹一塊在崑崙長大,是無話不說的閨中密友。而與唐震相遇後,兩人一見鍾情,而細心的唐綿棉發現後,便從中撮合使有情人終成眷屬。

  但造化往往弄人,溫馨卻短暫,在兩人相愛不久,單雪怡便被選為崑崙聖女。崑崙門規,被選為聖女者,乃是下一代掌門的繼承人,崑崙聖女,不得婚嫁,要永遠保持處子之身。這對熱戀中的唐震和單雪怡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誰能對抗命運?它名為約定。立下約定的兩人,牽住手,躍過了命運的頭頂。

  兩人最終決定放棄現在的一切而私奔……但就在兩人出走不久,便遇到了唐震的叔叔派來的唐門殺手,在打鬥中,唐震身中唐門暗器上的劇毒而生命垂危。普天之下,唯有崑崙仙道堂的堂主皇甫承禎能救唐震的性命,於是單雪怡無奈之下,重返崑崙答應做崑崙聖女來換取唐震的性命……

  當唐震醒來後,眼前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在得知一切後,唐震選擇了反抗命運,獨闖崑崙去見單雪怡,卻換來了一句「兩不相欠,永不相見」的訣別,巍巍崑崙之上,唐震最終也沒能見到單雪怡,只有當他欲轉身離別之時,聽到了單雪怡為他彈奏的一曲琴聲,彷彿是對他們之間難以割捨的感情的一曲終結,又彷彿在訴說她內心的痛苦……幽幽天籟,一曲悲歌,帶著殘花留香,如泣如訴,如怨如慕,道不盡的繾綣與消魂……而命運,依然殘酷。最終唐震因此性情大變,從此修真界那個意氣奮發的少年掌門不在有,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冷血殘暴的活閻羅……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出場人物:蜀山玄真堂主夏元野,虎衛堂堂主施彪,魔教護法曲邪(曲邪和夏元野不會是山寨笑傲江湖的曲洋和劉正風吧...)

  如果命運能給夏元野一次選擇的機會,他不會選擇修真之路,更不會做什麼蜀山玄真派的堂主,但從小就出生在修真的世家,讓他擺脫不了命運的牽絆,家族世代遺傳的特殊體質,使他們成為整個人界中最適合修煉玄真這一流派的人,自從蜀山設立玄真堂以來,堂主一職,也多由夏家子弟所擔任。於是,當夏元野一降臨到這個人世之際,他的命運就被注定。但他從小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人,在老一輩人的眼中,他是一個叛逆的人。如果可以選擇,他此時更想一個人離去,煮一壺好酒,尋一處桃園,脫離世俗的煩擾,丟棄世俗的悖論,在山谷,在山澗,在人跡荒蕪的廟宇。撫琴請願。安靜於詩書的浮想之中,安睡於清蓮的馨香之中。

  這樣的性格,注定他是寂寞的,因為在他的眼中,大多數不能理解他,只有天門的虎衛堂堂主施彪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朋友,但兩人只是十年未分勝負的對手,卻不是酒言歡的對象。於是夏元野便天天把酒言歡,醉生夢死,在很多人看來,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酒鬼,於是他便有了「酒仙」、「人界第一酒鬼」的稱號,但其實只有他清楚,他之所以天天的醉生夢死,不是為了享樂,而是為了使自己不能清醒,因為一旦他清醒過來,他會看透人世間的一切本質,他便會感到寂寞……直到一次,他遇到了一個人,他們把酒當歌、交談甚歡,一見如故,傾蓋相交,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只是命運再一次開了玩笑,這個他一生苦苦尋覓的知己,確是魔教的一位護法—曲邪……兩人身份不同,決定了兩人不可能成為朋友,但卻阻止不了兩個人的惺惺相惜。後來蜀山掌門公孫寒逼著夏元野將曲邪誘騙上山,但夏元野寧可被罰也不肯出賣自己的朋友,而魔教也逼迫曲邪利用他們的關係趁機除掉夏元野,但曲邪最終以死來證明了他對這段友誼的珍視。

  得知曲邪死後,夏元野又變回了人們當初熟悉的酒鬼,甚至比以往喝的更多、更醉……別人笑他太瘋癲,他笑別人看不穿。


曲终人未散

出場人物:月隱堂主唐震,昆侖掌門單雪怡

  昆仑的弟子,总是能听到单雪怡的琴声,哀伤的旋律纠缠如同往世的情仇。那么多爱恨都压在一个人心里,就算麻木,依然可以感觉到那连绵的痛,如同一丝一丝挣断的弦。

  虽然贵为昆仑一派的掌门,一副冰清玉洁的圣女形象。但她的内心,却始终斩断不了与唐震的情丝……岁月不断地揭开她的伤疤又让它愈合,心里的伤随着一根根绷断的弦扩大,爱恨凝成的禁忌的血从她心口流出,染红了一池随风摇曳的白莲。

  她知道,她与唐震此生只能天各一方,人界的危难,昆仑一门的安危,让她不敢枉然的去追求与唐震的爱情,唯有寄托在一曲曲忧伤的琴声中……

  一曲弹罢,她低下头,轻笑着,看到自己已刻上时光印记的面容,笑到泪流满面。 曲虽终,人却未散……

笑红尘

出場人物:仙道堂主皇甫承祯(MD居然是個人參精,還棒打鴛鴦),唐震,單雪怡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在皇甫承祯看来,人界的一切世俗烦扰都是可笑和无聊,他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修仙,有朝一日,能踏上神界,虽然千百年来,得到成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从来没有人修成正果。

  在外人看来皇甫承祯是一个冷漠的人,甚至没有七情六欲,他每天所作的事情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修炼。偶尔也会下棋品茗,但这样的时候也不多见。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皇甫承祯本不是凡人,而是千百年前昆仑山上的一颗人参,常年吸收昆仑仙山上的日月精华,使得皇甫承祯逐渐的幻化成了人型,后经女娲的点拨,他走上了修真之路……

  后来蜀山的一部分修真之人来到昆仑,并创立了昆仑派后,他加入了昆仑派,并成为了昆仑仙道堂堂主……

  作为人界活的最久的人,没人能知道他的真实年龄,他的面容也始终停留在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就连他坐下的弟子去世了一批又一批,但他却任然容颜不变。也正因为活的久,使他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也漠视一切,被人称之为人界“最接近神的人”。

  这种情况直到他遇到了单雪怡而发生了改变……千百年来,皇甫承祯第一次因为见到一个女人而感觉紧张异样,第一次因为见不到一个女人而感到失落,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的笑而发自内心的高兴……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叫什么,他想也许这就是人世间那些善男信女所追求的爱情吧?

  皇甫承祯一直将对单雪怡的感情默默的埋藏在心里,直到他得知某天单雪怡私自下山与蜀山月隐堂堂主唐震私奔……这个消息带给他的不仅是失魂落魄,甚至是愤怒。他觉得单雪怡不仅背叛了昆仑也背叛了他,甚至玷污了他对她的一片痴情。

  但命运的丝线,往往总会将一干人等巧妙的连接起来。单雪怡出走后不久便偷偷的回到了昆仑,找到了他。单雪怡告诉他,唐震身中剧毒,普天之下,唯有皇甫承祯能救他。单雪怡天真的相信,一直对她照顾有佳,关怀备至的皇甫叔叔一定能帮助她。

  皇甫承祯确实也答应帮助了她,但条件却是回到昆仑,继任昆仑的圣女、下一任掌门。皇甫承祯的这一决定,既是处于对昆仑未来的考虑,也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只要单雪怡能回到昆仑,自己能够天天看到她,这就足够了……

  单雪怡最终答应了皇甫承祯的要求,以此来换回了唐震的生命,却将自己的心一同埋葬,从此世间多了两具行尸走肉……

  爱着无爱之人,是伤;相爱却又都认为对方无爱,就会伤到痛彻心扉。 只是皇甫承祯也许并不能完全感受到这种伤痛……


空谷幽兰

出場人物:靈法洞主唐綿棉(月隱堂主的親妹妹麼..),人參精皇甫承祯

  二十年前的一个夜里,五岁的唐绵棉刚被母亲哄睡着不久,就被急匆匆的摇醒,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带上了马,迷迷糊糊的在路上跑了几天几夜后,她被送到了一个满是鲜花和草的地方,随后从一个人口中,她第一次听到了“昆仑”的名字。

  来到陌生的环境,没有父母的关爱,没有哥哥捉的虫子,五岁的唐绵棉整天只有哭着喊着要回家,但她却不知道,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了她的家。后来她的身边多了一个名叫单雪怡的小女孩,也许是年龄相仿的缘故,两个人很快成了好朋友,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练功,一起玩游戏……

  唐绵棉转眼间已经八岁了,懂得了世间的很多道理。这一年,有个人叫唐震的人来到昆仑找他,这是唐绵棉来到昆仑后,第一次有外人来找他。面对眼前这个自称是她哥哥的人,她似乎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依稀的记得小的时候,有一个哥哥经常给她捉虫玩……

  也就在这一年,从哥哥的嘴里,她知道了家里当年发生的变故。小小的年纪,从此背负上了血海深仇,这让他更加努力的去练功。

  到了十五岁那一年,她又多了一个刻苦练功的理由,那就是努力训练的弟子,能得到皇甫堂主的亲自指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情窦初开的她,开始喜欢上了皇甫承祯……

  就像一抹空谷的幽兰,寂寞而开,寂寞而败。寂寞,是因为难以被人触摸,不是刻意去疏离,不是刻意去冷落,而是,挣不脱命运的桎梏。纵有尊贵的身份,纵有绝代的风华,仍抹不去她眉梢眼角蕴着的轻愁,那淡若朝雾,却化也化不开的一抹轻愁啊……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阳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当她还未曾识得忧愁的滋味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悄然驻足在她的心里,她知道,但他却不知道。

  但她也知道,皇甫承祯的心里始终只装着单雪怡,看到哥哥与单雪怡的爱情那么痛苦,于是她也选择了同皇甫承祯一样,将感情偷偷的埋藏在了心里……


逆境成才

出場人物:天門掌門夏問天(這貨居然是魔王之子,還是在純綠色環境下長大的,難怪如此生猛)

  人界的老人们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很多年前,魔界一位高手,用自己强大的力量趁着地藏王轮回之际,穿越到了人界,旨在在人界发展更多的为其卖命的信徒。不料他在人界的踪迹被修真门派的弟子发现。于是在鬼雪坡,他遭到了人界修真门派的围攻,虽然后来侥幸逃脱,但却深受重伤。修真门派不肯罢休,派遣弟子沿路追杀。

  最终,这位魔界高手被一个玄真女弟子在漓雪寒原追上,当他闭着眼睛等待匕首划过他的喉咙时,眼前的玄真女弟子却迟迟不肯下手。对于这个女弟子为什么不杀魔教高手的原因,很多老人也说不清楚,有人说是受到了魔教邪术的蛊惑,有人说这名女弟子有意投奔魔界……总之,最后这名女弟子不仅带着这位魔教高手躲避修真门派弟子的追杀,还帮助他疗伤,久而久之两人暗生了情愫……

  故事的结尾有些凄惨,最终这位魔界高手还是回到了魔界,而将曾经救过他的这位女弟子抛弃,当他离开之时,这名女子已经怀了六个月的身孕……

  后来,这位女弟子偷偷的将婴儿生下,但刚降生的婴儿还没来得及得到母亲的关爱,就要面临着被修真门派的追杀,这一切只因为他的父亲来自魔界,魔界之人的后代是不能生存在人界的……

  当这个孩子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将他带到了塞外不久便去世,丢下孤苦伶仃的他在塞外流浪,与牛羊为伍,与豺狼抢食……这种茹毛饮血的生活练就了他强壮的体魄和坚毅的性格……

  十五岁那年,先皇姬封去塞外围猎,遭遇狼群袭击,幸得他出手相救,先皇方才化险为夷。姬封看着眼前这位强壮但不失稚气的少年,不仅对他的救命之恩心存感激,而且还佩服他的勇气和力量,于是便把这位少年带回了皇城,送进了天门进行锻炼……十年后,这位少年已经成大成人,并且成为天门弟子中,一等一的高手,五年后皇上册封其为天门第二十八代掌门人,他便是夏问天……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出場人物:鐵羽堂堂主花滿堂(玩無間道?宇智波鼬?還射死了昆侖掌門的爹...),花家家主花翎

  一千三百年前,姬姓部落帮助伏羲登上天帝之位,伏羲为感激姬姓部落对他的帮助,封姬姓一族的族长为“人皇”,姬姓部落从此成为统治人界的皇族。虽然皇权由天神赐予,但这并不能给姬姓一族的统治带来巩固与稳定,千百年来总有人试图推翻皇族的统治而取而代之。特别是人神两界不再来往之后,对皇权的挑战实有发生,而皇族也如坐针毡般的小心翼翼的维持着皇族对人界的统治……

  三十年前,人界也曾经爆发过一次大规模的叛乱,叛军的首领为当朝禁军统领花翎。花翎出身将门,北宋水泊梁山小李广花荣之后,花家几百年来出过上千名将军,可谓将门世家,战功赫赫,在整个朝廷的军队中,从上到下都有花家的弟子,所以花家几乎控制了朝廷一半的军队,权倾朝野……而此次叛乱,不仅花家参与其中,就连修真门派中,也有人参与,可谓声势浩大……

  就在朝廷为难之际,花家内部却有人站出来反对这次叛乱,这就是当时还在天门修行的花满堂。他在审时度势后,认为花家的叛乱并不能有取胜的把握,而如此冒险甚至会葬送整个花家一门的性命,但花翎并没有听从眼前这位家族小辈的建议,一意孤行的坚持叛乱。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花满堂选择了站在了整个家族的对立面,参加了朝廷的平叛……

  最终,花家的叛乱被残酷的镇压,以失败而告终,花满堂更是在战场上亲手一箭射死了一名参与叛乱的昆仑长老。平叛之后,花满堂因公得封天门铁羽堂堂主……

  而那位被花满堂射死的昆仑长老,死后留下一位娇妻和一个未满周岁的女儿,但谁想十八年后,他的女儿却成为了昆仑掌门人……此人便是昆仑掌门单雪怡的父亲,而也因为有此段渊源,天门和昆仑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但关于花家的这场叛乱,坊间却流传着另一种说法。据说花满堂当时未参加叛乱并不是因为他对这场叛乱的绝望,而是花家当时族长花翎的秘密指使……作为一生驰骋疆场的老将军,花翎深谙用兵之道要时刻给自己留后路,况且花家能在皇族的统治下,几百年来长盛不衰的一个秘诀就是从不在一棵树上吊死,于是他选中了花家后辈中的杰出者,让他站在家族的对立一面,如果一旦叛乱失败,则花家不至于灭族,仍然可以在朝廷中位居高官……


血性的男子

出場人物:虎衛堂堂主施彪(沒說的,實力派)

  如果说三大门派的掌门与堂主多出身于修真世家或者名门望族,那么虎卫堂堂主施彪则是由一个曾经在皇城东门站岗的守卫一步步的爬上了堂主的位置。施彪的祖上,也曾经是一位将军,但由于对蛮族的作战不力,被革去了爵位,贬为庶民。到了施彪这一代,家道已经破败不堪,穷困潦倒……于是施彪只能走上了祖上的老路,投军谋个前程。这也让施彪很珍惜眼前的一切,刚开始施彪被分到了禁军中,负责守卫皇城东门,但一心想要出人头地的施彪,最终申请参加了对蛮族的作战。

  在战斗中,他异常勇猛,每战必冲锋在前,轻伤不下火线,完全靠着一刀一枪,让自己一步步的高升……后朝廷将他选拔入天门虎卫营。这对一个当兵的人来说,是件莫大的荣誉,在虎卫营中,他学习了修真的技法,又结合了祖传的“施家枪法”,终于在同辈弟子中脱颖而出……江湖人称“旋风枪”。

  十年前,天门弟子探到有魔教大批人事在皇城郊外的薛家镇活动,天门掌门姚千里奉命带弟子前去调查,却不想遭到魔教偷袭。姚千里身负重伤,为难之际,施彪拍马赶到,单枪匹马冲入敌阵,挑翻魔教一名护法和一名传功使,另魔教大震。虽最后也身负重伤,但却拼死将掌门救出……而施彪此役因功被封为新一任护卫营的虎卫中郎将……

  争抢好胜的施彪,在一次修真界的聚会上,看到当年已经成为蜀山玄真堂堂主的夏元野舞剑助兴,剑法之精妙,博得了在场所有人的称赞,于是施彪便欲与夏元野一争高下……谁想,这一斗就是十年……十年间两人比武无数,均未分胜负,而昔日两位争强好胜的少年郎,也逐渐的成为了朋友……

  姚千里因为此次重伤,不久后便驾鹤归西……全天门上下一致认为,论军工论武艺,天门新一任掌门非施彪莫属,而施彪也信心满满的准备己任掌门。但朝廷的一纸诏书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新一任的掌门之位落到了原本只是一名普通弟子的夏问天的头上……这也让施彪和夏问天从此产生了隔阂和芥蒂……


妥协的产物

出場人物:武林盟主秦炯(悲劇人物,一開始遊戲時我都差點被他稱號唬住了...)

  武林盟主,在常人的理解,这是一个万人敬仰的职位,“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但在秦炯的内心里,他明白,他的这个盟主,其实只是一个傀儡,是修真界内部和三大门派之间博弈的产物。

  如果按常理来说,以秦炯的才能和武功,这个盟主之位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这个来自点苍派的小人物。以往的盟主,都是在三大门派的弟子中选拔,但修真界经过千百年来的发展,积怨颇深,各门派之间都有着自己的利益与恩怨,况且当今的修真界,并没有一位得高望重之人,能使整个修真界的人彻底的认同。如果盟主由三大门派中的任意一门的弟子出任,势必会引起其它两派的不满,于是三大门派经过商议后,决定找了一个修真界中不太起眼的小门派—点苍派的掌门出任武林盟主……

  武林盟主只,也许是一个象征,象征着整个修真界同仇敌忾对付魔族大军,但实质上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端……


人界最博学的人

出場人物:這個人麼..天天見面你懂的..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偌大的皇城之中,繁华之都市,人界权力的中心,就隐藏着修真界的一位隐士。

  他被喻为人界最博学的人,上晓天文,下知地理……几乎博览过人界所有的古籍与经卷,他的书房也搜藏和保留着人界最完整的图书……整个修真门派上下,都对他很敬畏……人界的三大门派掌门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会去找他喝茶、询问方法……

1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